新科技革命改变世界发展格局

当前,新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正蓄势待发。历史已多次证明,每一次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都将对世界发展格局产生重大影响。新科技革命正以人工智能、物联网、能源互联网、生命创制等为核心快速孕育发展,对人类社会很可能带来前所未有的影响和变革。

科技革命改变世界发展格局的一般进路

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科技创新日益成为世界经济政治与社会发展的核心动力。所谓科技革命,从演化经济学和创新经济学的理论与实践来看,就是技术—经济范式发生革命性变化,换言之,经济发展所依赖的技术和产业体系及其运作机制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工业革命以来,已经发生了5次技术—经济范式转变,目前世界正处于第5次技术—经济长波的下行阶段。观察以往历次革命,对世界发展格局的改变,往往是以新科技带来新产品、形成新产业、创造新供给、引发新需求、缔造新生活、发展新经济而实现的。在这个过程中,随着科技创新的扩散,还逐步形成了相适应、相匹配的政治、社会与文化发展新格局。

科技革命孕育出新产业,改变了经济发展格局。科技革命的直接结果就是产生新兴主导产业,从纺织、蒸汽机、铁路、石油化工、汽车等一直到今天的ICT、互联网,技术体系、产业组织、就业结构、国际分工等都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的嬗变。现代信息技术和交通技术直接导致了经济全球化。

科技革命带来了新文化,改变了社会发展格局。在西方工业革命早期,“勤勉革命”和“工业启蒙”带来了当时的新文化,19世纪以来美国的崛起则带来了大众文化。硅谷的兴盛,与嬉皮士文化和技术乌托邦密不可分。留声机和摄影技术创造了电视电影,互联网带来了新媒体和网络文化。文化样式、社会组织、生活方式等都因科技革命发生深刻变化。

科技革命提供了新工具,改变了生态发展格局。科技革命极大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由此也深刻改变着人与自然的关系。从矿产采掘到材料创新,从原始农业到现代农业,从煤炭石油到能源变革,从污染到治理,历次科技革命形成的新工具,广泛而深入地改变着地球生态圈的面貌。

科技革命还发展出新组织,改变了国际政治格局。科技革命带来生产力的巨大进步,对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产生了巨大影响。信息传播技术、组织管理技术等的革命性进步,对阶层流动、政治组织、对抗对话机制等产生了巨大影响,两次世界大战、冷战以及世界范围内的科技竞赛,都左右着世界政治格局的演变。

新科技革命正在涌现的新特征

与过往科技革命不同的是,当前正在孕育兴起的新科技革命在累积历次科技革命成果基础上,正发生着新变化,涌现出新特征。

一是智能化。得益于自动化和大数据等的发展,人工智能正迎来发展新高潮。从智能终端到智能网络,从信息的智能化处理到智能制造、智能物流,新科技革命将不仅更有力地扩张着人类的体力,更有效地延伸着人类的智力。

二是分散化。与以往工业革命凸显集中化、批量化、规模化有所不同,随着互联网、物联网、能源互联网、3D打印等的发展,本次科技革命正带来一股分散化的新趋势。分布式能源、分布式制造、个性化定制、众包式研发、共享经济等日益模糊着生产者与消费者、创造者与应用者的界限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个人美好体验。

三是高速化。整体而言,每次科技革命的一个重点就在于交通手段的重大变革,人们对更快速度的追求永无止境。随着电力和无线电的出现并得以广泛应用,能量和信息传输已经实现了光速化,与之相对比的是,物质的移动速度则仍然不高。根据40多年前丹尼尔·贝尔《后工业社会》中的计算和预测,人类目前正处于动力速度发展S曲线的快速跃升期。为实现更广泛的全球化,新科技革命将带来更高速度的新交通、新物流和新动力。

四是生态化。与以往对自然资源的掠夺性开采和对自然环境的野蛮式破坏非常不同的是,绿色生态可持续将是新科技革命的重要主题。这不仅是因为地球环境不容继续恶化,更是因为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大国正在努力开辟出新的工业化道路、新的发展模式,从而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两次世界大战那样的巨大人类悲剧的发生,在和平环境中形成新的、更公平的世界权力结构分布。

新科技革命正深刻地改变着世界发展格局

相关研究表明,从现在到2040年前后,将是新科技革命孕育发展的关键时期,正在带来世界发展格局的深刻变化。谁能真正把握住新科技革命的趋势、特征和战略先机,谁就有可能在未来发展中获得领先优势。

新科技革命发生发展的根本动力,在于解决人类发展中面临的诸多问题。

一是不均衡、不充分的发展。除去中国和印度,世界范围内,南北差距在拉大。不仅许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一些发达国家内部,都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情况,撕裂着整个社会,带来政治动荡。

二是不生态、不持续的发展。传统工业化带来了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不仅危害着人们的身体健康,也因资源争夺而对世界和平带来严峻挑战。

三是不智慧、不幸福的发展。研究表明,工业革命带来的创造力顶峰早已过去,几十年来,科技创新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潜在能力尚未得到充分开发。如何进一步提升人的创造力,让人们在更加幸福舒适的环境中实现发展,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追求。

新科技革命迫切需要回应这些人类的重大关切和重大命题,并在解决这些问题、促进新发展中使科技创新的功力得到最大限度上的释放。为此,各国都在努力拼抢未来发展的战略先机。

2016年召开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出了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号召。刚刚召开的党的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在报告中明确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050年前后基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既是基于我国科技创新、经济社会发展趋势上形成的科学研判,更为主动把握新科技革命带来的重大战略机遇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一是实施更具世界引领性的原始创新。针对世界科技创新强国建设宏伟目标,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与通信、未来新型智能高速交通装备、生物医药、航天航空、地球深部等领域启动实施新一轮重大专项。在脑与认知、生命科学、新物质创制、新型能源等领域,以提高全人类福祉为理念,汇聚全球顶尖科学家群体,发起实施国际大科学计划。

二是超前部署世界级水平的智能基础设施。充分考虑诸如可充电的自动化公路、中低空无人机通道、基于分布式制造技术的城市生产等带来的新需求,对基础设施从全生命周期进行规划、建设、管理和运维,全面提升基础设施的可感知程度。系统部署支持自动驾驶、无人机、量子通信、5G、能源互联网、物联网等智能基础设施,加大对现有基础设施智能化升级改造的投资力度。

三是以最优厚条件吸引培养世界顶尖人才。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在生活方面,要给予顶尖人才及其团队最大限度上的便利,使他们能够安心、专心、尽心于创新活动。在信息方面,要给予顶尖人才充足的国内外交流便利,能够与全球科研与创新网络有效链接。改革投入和评价制度,给予顶尖人才及其团队“十年磨一剑”的“耐心资本”和宽松氛围。以创新能力培养为重点,呵护和涵养敢于质疑、探求未知的科学精神,改革发展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

四是形成引领未来的科技创新治理体系。积极推进政策创新,对科技创新创业中涌现出的大量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如网约车、共享单车、自动驾驶、无人机等),给予最大程度的包容尊重。定期系统梳理现有法律法规和政策条文,建立各类法律和政策的创新绩效评价制度,凡阻碍创新的应及时予以清改。形成对创新创业最便利的商事主体管理规制,使我国成为未来技术和产业国际规制的重要策源地之一。